炒股票 你是事後諸葛亮嗎?

炒股票 你是事後諸葛亮嗎?-世界七大数学难题
编辑:蒋经国的儿子                  2020年02月22日 06:33:57

炒股票 你是事後諸葛亮嗎?

在人類社會中,類似鑽石宣傳口號“恆久遠、永流傳”般永遠安穩踏實的局面,其實是不存在的。我們的社會無時無刻不在與傳染病、野獸、火山、海嘯、洪水、颱風、地震、甚至太陽風暴和隕石做鬥爭。我們的社會今天之所以如此繁榮,從來都不是因為我們沒有遇到災難。而是因為在任何一個災難面前,人們總能團結起來,動員這個社會的力量,以理性和科學的方法對抗災難。依靠自然界物種中最強大的組織動員能力,手握最科學的分析方法,人類才從茹毛飲血的時代一路走來,從地球上的千萬種生物中脫穎而出,創造了今天的繁華盛世。

事後諸葛亮誰都會讓我們再梳理一下,在新型冠狀病毒事件中,資本市場的變化時間線。2020年的春節假期開始於1月24日,直到1月23日,“武漢有肺炎”的消息還沒有占據媒體的頭條,1月23日和之前的A股市場,只反映出了一點點小型的波動。

最近,有不少朋友和我聊起新型冠狀病毒事件時,都懊悔地說:“早知道春節前把股票都賣掉就好了!當時也聽到一些風吹草動,怎麼就沒下手交易呢?”其實,這種“早知道我就如何、當時我應該如何”的想法,是投資中一種典型的事後幻想。

而A股市場在2月3日觸及最低點以後,則開始一路上揚。在2月4日到2月20日的13個交易日里,上證綜合指數只有2個交易日下跌,從2月3日收盤的2746點上漲到了2月20日的3030點。同時,恆生指數也從2月3日的26356點,上漲到了2月20日的27609點。也就是說,在1月24日內地春節假期開始之前,“新型冠狀病毒”這個後來被大家耳熟能詳的詞彙,幾乎沒有引起市場的什麼關註。而當A股市場真正在2月3日開盤以後,當內地投資者可以買賣A股、以及可以利用港股通交易港股以後,市場的下跌就一步到位了。

春節假期,新型冠狀病毒事件迅速發酵,全社會開始了積極的防疫工作。港股早於A股開盤,1月29日大跌3.3%,1月30日又跌2.6%,1月31日再跌0.5%,2月3日星期一盤中繼續下挫。在短短4個交易日里,恆生指數最多下跌了6.5%。不同於港股市場在春節假期開盤,內地的A股市場則從1月24日一直休市到2月2日。2月3日開盤,A股市場大跌,但是跌幅和期間港股市場的跌幅大同小異。2月3日上證綜合指數下跌7.7%,滬深300指數則下跌了7.9%。

投資並非依賴安穩環境從內地市場最優秀的公募基金經理公開的凈值表現中,我們也可以看到,這些被歷史證明的、A股市場最優秀的投資者們,比如中歐基金的曹名長先生、睿遠基金的傅鵬博先生,並沒有在春節前賣出多少頭寸。中歐價值發現基金在2月3日下跌了7.99%,睿遠成長價值基金則下跌了7.78%,跌幅和市場基本相當。但是,並不妨礙這些基金經理曾經為投資者賺取了動輒以10倍計算的回報。

如果一個投資者覺得,利用在1月23日時有限的“武漢有肺炎”的信息,就應該把自己手上的頭寸賣光,那麼他會發現,生活中有太多的事情需要他賣出頭寸。2020年初美國伏擊了伊朗的將軍,可能會引起國際社會混亂,這位投資者應該賣出頭寸;當2019年底內蒙古的鼠疫患者被轉送到北京治療時,這位投資者應該賣出頭寸;在2014年夏天甘肅省發現鼠疫疫情、並且隔離密切接觸者一百餘人時,這位投資者應該賣出頭寸;在2009年青海省發現鼠疫時,這位投資者又應該賣出頭寸;在2009年甲型H1N1流感病毒在全球大爆發時,這位投資者更應該賣出頭寸。

對於後來開啟了“事後諸葛亮”視角的分析方法來說,站在2月3日市場大跌以後,在一切信息都已經明朗、知道新型冠狀病毒帶來的巨大社會經濟影響以後,說“這個疫情影響很大啊,我們應該在春節前把頭寸賣掉”,是一件看起來很有道理、而且非常容易的事情。但是,在1月23日以前,當一切信息都還不明朗,當除了親臨前線的傳染病專家以外、大家對新型冠狀病毒還完全沒有瞭解的時候,我們是很難做出賣掉頭寸的決定的。

炒股票 你是事後諸葛亮嗎?

在一個突發事件發生以後,我們常常幻想自己可以提前市場一步,但這是基於事後我們所擁有的信息來說的。而這種信息,在事件發生以前並不存在,事件爆發以前,我們也沒有動手交易的動機:這就足以證明,在事前和事後,我們所掌握的信息是不一樣的。

儘管1月23日上證綜合指數下跌了2.8%,但是從市場的形態來看,這次下跌和1個月之前、2019年12月23日的1.4%的下跌相比,並沒有什麼不同,後者的跌幅很快被上漲所彌補。而1月24日,A股市場因為春節假期休市以後,港股市場還交易了半天時間,期間,恆生指數還小幅上漲了0.2%。

人体漂浮|明朝张居正|越南乳瓜|三星堆遗址|世界上最小的国家|李小龙死亡真相|世界上最帅的人|俄罗斯赤塔僵尸事件|朱元璋传位